影响肾病预后的指标有很多,其中最为关键的一项是蛋白尿。由于蛋白尿与肾脏损害直接相关,因此肾病早期往往就存在尿蛋白的情况,且几乎贯穿于整个肾病治疗过程中。

蛋白尿与肾功能就像两个“好伙伴”,关系密切、同甘共苦。任何一个控制不好,另一个也会出现波动,要跟着“受罪”。治疗过程中,既要重视整体肾功能的稳定,又要注意蛋白尿对肾脏的损害。

目前针对降蛋白治疗,按照病理因素有两种不同方向的治疗方案:

第一种是以激素药治疗为主,配合免疫抑制剂的用药方案,主要用于治疗表现为肾病综合征的原发性肾病的治疗。第二种主要以控制基础病为主,比如糖尿病肾病、高血压肾病等,降糖、降压药为主要治疗药物,其次配合降蛋白消炎药物治疗,效果会更好。

其中激素消炎治疗具有普遍性,基本上大多数患者都会用到。起始足量冲击治疗,4-8周蛋白尿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降低,但有些患者存在激素依赖或抵抗的情况,出现停药就复发,或长期治疗效果不明显的情况,因此部分肾友对激素治肾病并不看好,甚至一开始就不想用激素,复发了一会怪激素“没用”。

蛋白尿降不下去,给你3点用药建议

肾病治不好或频繁复发真的都是激素的问题吗?

不一定。别再让激素一直“背锅”了,这三点用药建议希望大家能认真看看:

1、别减药或停药太快

肾病出现慢性损伤后,有些症状需要长期维持用药控制,比如蛋白尿、高血压。不同指标对肾功能的影响有差异,因此减药或停药标准也不同。以降蛋白常用的激素为例,不同病理类型蛋白尿控制标准不同:

微小病变肾病、膜性一期肾病、轻度系膜增生肾病、紫癜性肾炎等相对来说早治疗蛋白尿恢复正常几率较大,最好控制在0.15g以下在停药;

中度系膜增生肾病病理类型较重,蛋白定量控制在0.5g以下,才能考虑减药;

重度系膜增生肾病、IgA肾病、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等这些肾病,病理类型较差,蛋白定量控制在1g以下,可以考虑逐渐减药,但不能停药。

还有一些继发性肾病,如糖尿病肾病、狼疮性肾炎等,本身存在基础病,停药也要慎重。

尤其激素药应遵循起始足量、逐渐减量、维持治疗的原则,大多数肾友即使在指标改善后,为了病情稳定,仍需要坚持服用半年甚至更长时间。所以别太着急停药或减药,维持肾功能稳定才是治疗的目的,而不是停药。

2、小心药物的肾毒性

大部分药物需经肾脏过滤代谢,肾友更要谨慎用药,预防药物引发的肾功能损伤。

药物造成肾损伤主要是两方面原因,一是本身具有肾毒性,二是长期大量滥用。

哪些常见药物具有肾毒性?

抗生素类如头孢霉素、庆大霉素、卡那霉素等等;

非类固醇抗炎镇痛药,常吃的感冒药大多属于这类,如布洛芬、阿司匹林扑热息痛等;

还有肿瘤化疗药、各种造影剂、麻醉剂等等,中医注意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。

这些药物具有一定的肾毒性,但不代表肾友不能用,对于没有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只要严格按照医嘱剂量服用,问题不大。主要是对已发生肾功能不全甚至肾衰竭的患者,隐患比较大。因此必须服用药物时,一定要提前咨询医生,不能私自乱用任何药物。尤其要注意感冒药的使用,由于免疫力较低,部分肾友易频繁感冒,使用感冒药前最好先问下医生。

3、监测副作用,定期复查别忘了

有些患者疑虑药物的副作用,私下减量或停药换药,导致用药不规范,药效打折扣。其实这点大可不必担心,一方面医生在用药前都会考虑到副作用的情况,尤其是对肾脏可能造成的损伤。另一方面,用药的意义就在于治疗作用大于副作用,只要可控就不用太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