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是两个都要管控,降尿蛋白是方法,血肌酐得到控制是结果。

有没有降肌酐的方法?

没有,只可能阻止其继续升高。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,不会有降肌酐的科研成果在地球上问世。

笔者说话经常加上“通常”“一般”“基本上”这些不绝对的词,因为医学有很多例外。但是降肌酐这件事,不需要那些不绝对的词。在可预见的未来,能够斩钉截铁地说:不会有。

不遵医嘱、反而千方百计地寻找降肌酐方式的做法是不明智的。

那么尿蛋白和血肌酐都高的朋友,该怎么办?

对于2-3期(肌酐130-442μmol/L,肾小球滤过率30-90ml/min)的肾友,通常尿蛋白仍是血肌酐升高的重要因素之一,应积极降低尿蛋白,掐断这个导致肌酐升高、肾衰加重的源头。

对于已经到了4期(肌酐442-707μmol/L,肾小球滤过率15-30ml/min)的肾友,肾脏经不起折腾了。通常尿蛋白已经不再是管控重点,再积极应用降蛋白药物不仅效果差,副作用还很危险。治疗重点是控制并发症,推迟尿毒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