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期发现心脏手术相关急性肾损伤,这10大指标少不了

心脏手术相关急性肾损伤(CSA-AKI)是一种心脏手术后常见而严重的并发症,是增加心脏手术死亡率和发展为慢性肾病的危险因素。然而,由于缺乏统一的急性肾损伤(AKI)定义,对其发生率的报道差异较大,从1%~30%不等,其中1%~15%的患者需要透析。尽早识别和发现心脏手术术前和术中危险因素可以减少CSA-AKI的发生。

1.SCr和尿量

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SCr轻微升高与患者预后不良及发展为慢性肾损伤有关,应引起重视。对于高危患者应严密监测SCr的动态改变和尿量的变化,以早期发现AKI。以尿量为标准预测AKI非常不可靠,因为其不能鉴别肾前性少尿与肾毒性和肾缺血性损伤引起的少尿。

采用SCr诊断CSA-AKI的不足在于:

➤早期诊断有局限性:SCr通常在肾脏受到损伤48~72h后才会明显升高,且往往在约50%肾功能丧失时才升高。KDIGO标准为SCr在48h~7d的变化,若采用KDIGO标准改善围手术期术中或术后引起的AKI已为时太晚。

➤受多种因素限制:尿液的排出量、产生速度和分布并不稳定,不能准确反映GRF。

➤肾功能储备良好的患者即使在AKI早期出现了明显的肾组织损伤,SCr水平仍可能正常或仅轻度升高。

➤各实验室检测方法的不同使SCr水平的正确评估常受到限制。

2.血尿素氮/肌酐比值

正常状态下或肾性AKI时血BUN/Cr比值为(10~15):1。肾前性AKI时由于近端肾小管对BUN的被动重吸收增加,因此血BUN/Cr比值增高。CSA-AKI是心脏缺血引起的肾前性损伤、肾脏缺血缺氧诱导的肾性损伤以及上皮细胞坏死、脱落堵塞肾小管继发的肾后性损伤共同作用的结果。因此,CSA-AKI时血BUN/Cr比值升高。然而,BUN和SCr水平受多种因素的影响,因此即使发生肾前性AKI,BUN/Cr比值仍可能在参考区间内。

3.尿液分析

尿液分析在AKI诊断与鉴别诊断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,并且经济、易行。

尿沉渣

尿沉渣分析是最常用的AKI鉴别诊断的检查方法之一,需采用新鲜尿液离心后进行显微镜下观察。单纯的肾前性AKI患者的尿沉渣正常或接近正常,可见少量透明管型。浑浊的棕色粗颗粒管型、上皮细胞管型以及游离的上皮细胞可见于缺血性或毒性AKI,但是20%~30%的急性肾小管坏死患者并不出现上述尿沉渣改变,因此并非是诊断AKI所必需的。肾后性AKI可见透明管型。

尿渗透压

浓缩功能减退是肾性AKI早期的共同表现之一,绝大多数患者尿渗透压<450mmol/L,其中多数<350mmol/L。如果尿渗透压>550mmol/L,则高度提示肾前性AKI。利尿剂的应用会影响尿渗透压的鉴别诊断价值。

尿钠浓度

肾前性AKI时由于肾脏的保钠作用导致尿钠水平较低(<20mmol/L),而肾性AKI时由于肾小管重吸收钠的能力受损,尿钠水平通常较高(>40mmol/L)。但由于不同个体之间肾脏对水重吸收的能力差异很大,因此尿钠水平在肾前性与肾性AKI中常有交叉。

4.NGAL

NGAL是一种调控肾小管上皮细胞凋亡的蛋白分子,正常情况下肾组织很少表达。当缺血引起肾损伤时NGAL在远端肾小管上皮细胞中表达明显上调,NGALmRNA水平急剧升高(可升高1000倍)并从尿液中排出。作为AKI早期诊断和预后判断的指标,NGAL对CSA-AKI早期诊断的准确性很高,尤其是在新生儿、儿童及肾功能正常的成人中。

5.CysC

CysC是一种碱性小分子蛋白,是近年来发现的反映肾功能受损的良好标志物。由于CysC的相对分子质量小,能自由通过肾小球滤过膜,不被肾小管重吸收和分泌,不再重新回到循环中,因此能可靠地反映GFR的变化。AKI时CysC较SCr提前2d升高,是反映早期肾功能损伤较理想的标志物。CysC可作为CIAKI的早期诊断标志物,且阴性诊断价值意义更大,缺点是敏感性较差。

6.KIM-1

KIM-1是一种跨膜蛋白,在人体正常肾组织中几乎不表达,但在缺血及肾毒性损伤后的近曲小管上皮细胞中呈高表达。尿中KIM-1升高由肾小管损伤引起,可以对氮质血症和慢性肾病引起的缺血性AKI进行鉴别。动物实验证实KIM-1在AKI发生12h的尿液中出现,早于管型,持续到上皮细胞修复为止。回顾性分析显示发生AKI的患者入院后12、24和48h的尿KIM-1明显升高。KIM-1研究目前多局限于动物实验和小样本量的临床试验,尚需大量研究支持论证。

7.IL-18

IL-18是白细胞介素家族的成员之一。肾小管上皮细胞是半胱氨酸天冬氨酸特异性蛋白酶-1(Caspase-1)和IL-18的重要来源。当受到缺血等因素刺激后,前体IL-18迅速表达并被Caspase-1启动,参与肾损伤和修复过程。

研究表明,IL-18是诊断AKI的独立预测指标,体外循环后4~6h可在尿中检测到,12h达到峰值。但IL-18的特异性较差,可与其他标志物联合检测,如同时监测NGAL和IL-18可预测患者在ICU的停留时间、透析时间、生存率和死亡率。

8.金属蛋白酶组织抑制剂-2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结合蛋白

TIMP-2和IGFBP-7是2个新的细胞周期标志物,参与G1细胞周期阻滞,阻止细胞分裂和修复损伤。TIMP-2和IGFBP-7是以旁分泌形式出现的报警蛋白质,提示早期肾小管损伤。炎症、缺血、氧化应激、药物和毒素等可引起尿TIMP-2和IGFBP-7升高。有研究显示尿TIMP-2和IGFBP-7检测较KDIGO诊断标准更优异,对疑难病例有很好的诊断价值。

9.N-乙酰-β-D-氨基葡萄糖苷酶

NAG是近端肾小管溶酶体酶,正常人尿液中含量甚微。在肾小管细胞发生破坏时NAG迅速、大量释放入尿液中,因此AKI时尿NAG水平明显升高。由于NAG的活性受尿液pH值及某些肾脏毒素的影响,所以在AKI诊断中的应用受到一定限制。

10.Semaphorin3A

Semaphorin3A是近年来AKI早期诊断标志物的研究新热点,同时还是未来临床治疗一个非常有前途的靶点。Semaphorin3A已被证实可作为新的AKI和慢性肾病的标志物,但尚需大量研究证明其诊断性能。

2h尿Semaphorin3A检测与AKI的时间和严重程度及住院时间有很强的相关性。在消除CPB时间和性别的影响后,2h尿Semaphorin3A依然是AKI的独立预测指标。尿Semaphorin3A可作为CPB后2、6和12h发生AKI的监测指标,ROC曲线显示其预测值很高(分别为0.88、0.81、0.74)。

Semaphorin3A也可早期诊断ICU患者发生AKI并预测病情进展,对肝移植患者AKI的发生也有诊断价值。此外,Semaphorin3A在慢性肾病中的作用也得到证实。尿Semaphorin3A表达增加与高血压合并慢性肾病患者的肾损伤有关。

糖尿病肾病时足细胞和远端小管上皮细胞的Semaphorin3A表达增加。Semaphorin3A能引起短暂的大量蛋白尿、足细胞足突融合,促使健康动物的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进而出现肾小球硬化和大量蛋白尿。Semaphorin3A表达随糖尿病肾病病情的进展而不断增加,与蛋白尿水平呈正相关。

我是石伟,擅长各种肾小球疾病,如IgA肾病、膜性肾病、血尿、蛋白尿、狼疮性肾炎,以及慢性肾功能不全的治疗,临床经验多年,如有相关问题咨询,可留言或私信,看到后我会详细解答您的困惑。

咨询热线:132731388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