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怕急性病治成了慢性病,慢性病治成了需要终身服药的病

《神农本草经》失传了很久,在南北朝时陶弘景对它进行整理,出了一本书叫《名医别录》。

陶弘景在整理《神农本草经》的过程中,发现它的原貌是这样的——一共记载了三百六十五种药。为什么是三百六十五种药呢?(这叫上合天道。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也就是说我们认识草木,从来都离不开天地、自然的大环境。其中的三百六十五种药以人为本的分类方法是最先进的。而现在的分类叫科学分类,比如界、门、纲、目、科、属、种)。

明朝出了李时珍,他是伟大的医药学家。他把药物的分类,从《神农本草经》那种“以人为本”的分类方法,改成了“科学”的分类法。所以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进步,在我眼里却是一种落后。

《神农本草经》是怎么分类的呢?它不管你是什么样——我亲自品尝药草以后,我根据它对身体产生的影响和效果,总结其本性,这叫以人为本。

上品药养命,可以久服,近乎无毒

《神农本草经》把三百六十五种药物分成了上、中、下三品。上品药一共是一百二十种。有什么作用呢?它为什么叫上品药呢?

这些药可以久服,主养命,而且应的是天道,最大的特点是久服不会伤人。“服”是什么意思?我在跟梁冬对话《黄帝内经》时说过,现在人一说服就是服药,拿嘴吃。不对。在古代,服有多种含义,有一种是挂在衣服里面,作为香囊,类似服气——闻那股味。比如在《神农本草经》里有很多玉石,玉石的东西怎么吃?很多人认为就是磨成玉屑,有的人就吞那个东西。那不是胡闹吗?跟吞金自杀没什么区别。因为这些人不知道玉是佩服用的,是挂在身上,保护自个儿心神、心气的。

《神农本草经》里的上品药有一百二十种,我们现在用的人参、甘草、大枣等都属于上品。地黄也属于上品(地黄生用叫生地;晒干了叫干地黄;把它久蒸、久晒,蒸煮以后从苦味变成甜味,就叫熟地黄)。我们把这些药叫君药,而且这些君药是养命的——顺应你的天命,而且久服后会增强感知天地的能力。

中品药养性,是上品药的辅助药, 多少有点儿毒副作用

中品药是什么?中品药也是一百二十种,作为上品药的辅助药(是辅助,不是辅佐;辅是顺应它,佐是反着它)使用。

一百二十种中品药为臣,它不是养命了,它养的是性。

上品药是应天,养性的药是应人,而且多少会有点儿毒副作用,有的毒偏大有的偏小,用的时候需要斟酌。所以离开了剂量说一个药有毒没毒,那都是扯。比如白水无毒,你喝的剂量大,照样会中毒。

中品药在人有病的时候拿来攻邪,能快速地扶正,调整五脏的虚实关系。有人老说吃什么对身体好,问题是对你哪个脏好;如果对脾脏好的话,对肾脏就不好。如果没有明确的诊断你就用药,会冒很大的风险。

比如我们现在常用的当归、黄连、麻黄、白芷、黄芩、百合、龙眼——其中黄连很苦,但我告诉你,发高烧的孩子吃黄连就是甜的;等烧退了再吃又是苦的,这就是药性。还有,黄连泻心,病人心里有实火、有实热的时候吃黄连没问题,而正常人吃黄连就有点儿痛苦。吃轻微的剂量会胃疼;如果过量的话,时间长了就会产生抑郁和厌世的情绪,越吃越觉得活着没意思。

其实,很多人喝苦丁茶,或者减肥茶,也会有这种情绪。

下品药主治病,毒性偏大,不能久服

下品药是一百二十五种,它经常被用来当佐使药,其实也可以用来做君药。如果你身上的邪气实,可以用这种药以毒攻毒,对付身体里那些邪恶的东西。所以下品药主治病,但绝对不能久服。比如吃麻黄汤,出了汗就要停药;如果不停地吃,最后就会伤正气。现在,有些人把阿司匹林当点心吃、有些人当成终身服用的药吃,吃得身上冷汗津津的,腋毛都脱落了,还继续吃,这就是把药当食品吃。我在很久之前就提醒过我的很多病人:不要这么吃药。

现在科学已经证明,吃阿司匹林会导致胃肠道出血,会损害胃肠道,还会导致广泛性、弥散性出血,也就是说阿司匹林不能常吃。

下药是主治病的,不仅有毒,而且毒性偏大,因此绝对不能久服。比如我们经常用的大黄、巴豆、附子都是毒药。没有相应的病症去吃下药,就是对自己元精、阴液、元气的一种损伤。

总的来说,《神农本草经》最大的贡献,除了介绍单味药的本性、气味、归经,治病的适应证和效果外,还提到了配伍,其实这已经不是说单味的药了,已经上升到《汤液经法》讲到的方子了。所以《神农本草经》提到了把两种药加在一起,有可能出现一加一大于二、一加一小于二,也有可能互相抵消作用的情况(抵消作用不是一件坏事,比如把生姜跟附子、半夏一起用,就能减弱附子和半夏的毒性,避免对人体造成伤害)。

治病求本——枝叶末梢上出了问题,要从树干上解决;防病、养生要求根,就是从肾精入手

《神农本草经》里记载了很多药物的配伍关系,有的药适合单用,比如说以人参为材料的独参汤,效专力宏。

对那些过于辛热、辛散的药,为了制约其毒副作用,我们就会用跟它相须、相使的药。在药物炮制的过程中,我们会用一些醋去喷制,比如我们会用醋来炮制香附;还有补肾的菟丝子,我们就用盐炒一下。总之,药之间的君臣佐使,相生、相克关系,在《神农本草经》里得到了具体的应用。

《神农本草经》里总结了药物之间的七种关系——单行、相须、相使、相畏、相杀、相恶、相反,由此,诞生了现在流行的十八反和十九畏——有的药最好不放在一起用;如果放在一起用,其毒副作用会变得更大,这就是《神农本草经》的贡献。

我们现在学《神农本草经》,如果忘记古人的本意,总是想找出符合西方药标准的中药,那就等于是舍本逐末,最后搞得中药变成了毒副作用特别大的药。

比如很多人发烧、血压高,其实这是身体给你的一个预警,告诉你出问题了。发烧本是身体自我修复的一个过程,现在人们把高血压和发烧当成敌人去消灭它;你发烧,我就不让你烧,我用各种手段让你不烧——从物理降温敷冰块,到使用各种抗生素。最后倒是不烧了,症状没了,但留下了更大的隐患,急性病治成了慢性病,慢性病治成了需要终身服药的病……

人们得反思一个问题——我们在对疾病的认识,解除疾病带来的痛苦这个过程中,是不是出了问题?

中医说,“治病求本”(“本”是树干的意思)。

什么意思?如果你发现树的枝叶末梢出了问题,一定要从树干上去解决。中医还有个特点——治病能除根。根和本不一样。本是树干,在地面;而根在地下。

我总结出一个词——诊病求末,因为很多疾病是在细枝末梢上先表现出来的,所以我们要从细枝末梢、微细的角度发现问题,这么做就能预防疾病,提前诊断疾病。

治病求本,枝叶末梢上出了问题,要从树干上解决;防病、养生要求根,就是从肾精入手,从养精蓄锐、独立守神入手,这就是我们中医的逻辑和解决问题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