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胰岛素,为什么糖尿病还是无法治愈?医生给出了答案

有个三十七年前的病例,至今让当初的主治医生记忆犹新:

那是7月的一个下午,南方一家县医院的急诊科实习医生,接待了一个从农村来看病的小伙子,在查看了小伙子的白细胞检查单后,这位实习医生初步判断,小伙子患的是白血病,于是告诉他:“你需要住院治疗。”

这个骑自行车来看病的小伙子并不太知道白血病的含义,但是他知道住院需要自备各种洗漱用具,于是马上骑车回到离县城15公里远的家里,拿了住院用的被褥和暖水瓶,再掉过头来骑到医院,一天之中他来回一共骑了45公里地。

明确了白血病的诊断之后,住院第二天,小伙子就开始接受大剂量化疗,但是,刚刚化疗到第四天晚上,小伙子就去世了……

今天,这位当初的实习医生已经是全国著名的医学专家了,每次提到这件事,他都心痛不已,因为无论是医学,还是当初身为医生的自己,几乎没有帮到这个小伙子,他甚至想,如果当时小伙子不来住院,不化疗,也许……

中科院院士韩启德

2014年5月,在一向中规中矩的“中国科协”年会的开幕式上,一向低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、中科院院士韩启德,给出了一个惊人的观点:医疗对人的健康只起8%的作用。

我在韩启德院士还在北京医科大学做院长时见过他,一个实力派的谦谦君子,一直是国际病理学的泰斗级人物。如今给他自己从事的医疗事业低得惊人的评价,韩先生肯定不是为了夺人眼球,引人关注,那不过是他多年从医的结论和个人感受而已。

人们很早就发现,那些被切除了胰腺的狗,即便其他器官都正常,也会在两周内死亡,而糖尿病就是胰腺功能降低乃至丧失的结果,就是在这个基础上,人们发现了胰岛素。

那是1921年,加拿大多伦多医学院的两个年轻人,完成了生理学史上一项划时代的重大发现:提取到了可以用来治愈糖尿病的胰岛素,两年后他们因此荣膺了诺贝尔医学奖。

应该说,没有一种疾病能像糖尿病这样不仅清楚地找到了症结,还如此给力地弥补了导致症结的直接不足。和其他降糖药相比,胰岛素没有任何副作用,因为它是身体里本身就有的,也因此,胰岛素的使用,可以不像其他降糖药那么顾忌副作用和依赖性,医生甚至可以踏踏实实地告诉病人:用吧,上不封顶……意思就是不限量,多用也不会带来问题。

但是直到今天,糖尿病依旧是世界范围内第一大高发病,它为冠心病、脑中风、癌症等疾病提供基础。

在医学上,不疼不痒的糖尿病,被称为冠心病的“等危症”,意思是,从你被诊断是糖尿病的那天起,医生就可以视同你已经得了冠心病,因为少有糖尿病人能逃脱得冠心病这个命运的,而冠心病至今都是致死性最强的疾病。

既然糖尿病这个“万恶之源”已经找到了胰岛素这么好的治疗办法,为什么还是没能控制住?原因只有一个,糖尿病是“生活方式病”,是由生活细节决定的。

即使有胰岛素,但如果仍吃得过多、运动过少,生活方式不改变,体重还是会增加,直到因为脂肪过多,产生“胰岛素抵抗”,诱发和加重糖尿病,直到肾功能衰竭——糖尿病对肾脏的损伤,超过任何一种疾病。

也就是说,人类难以改变的生活方式,最终还是赢了医学的重大发现,这些不仅为无奈的结论提供了证据,也让人不得不承认一个被念叨了几百年的老理儿:“治得了病,救不了命。”

回到前面的结论,在8%的医疗效果之外,真的对健康起决定性作用的那92%是生活方式、生活条件等非医学因素,后者就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,由每个人的生活细节和习惯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