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当农历初一,月亮会滴溜一圈,公转到太阳的方向,日月同升、同落。

此时,月亮不让我们看到它向阳的一面,只将背阴的一面朝向人间。你向月亮望去,会发现大半的月亮都看不见,只能看到月亮的边缘处,露出一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细细月牙。

这弯美丽的月牙,叫做新月。像是一叶扁舟,像是姑娘的眉黛,引古今多少文人墨客争相唱赞歌。

但这弯新月若是出现在了肾脏中,便不再美丽了:它变成了一把可怕的镰刀,一刀快过一刀,疯狂地收割着肾功能。

新月体肾炎:进展凶猛的标志

做肾活检时,用穿刺针取出肾脏的一小块“肉”。放到显微镜下观察会发现,有部分患者的肾小球边缘处,长出了一弯“新月”:

这就是“新月体”。

新月体,是肾脏的血管壁破裂后,血液中的凝血因子、巨噬细胞、T细胞等物质漏出来,沉积成了一个“月牙”。

如果50%以上的肾小球出现了新月体,便称之为“新月体肾炎”。

许多种肾病,都可能出现新月体,比如IgA肾病,紫癜性肾炎、ANCA相关小血管炎、狼疮肾炎、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、抗肾小球基底膜抗体病等等。

如果肾病朋友平时尿蛋白一直都不太高,忽然在较短时间内出现尿蛋白增多、血肌酐升高,却找不到肾外的加重原因(生活饮食规律、没有接触肾毒性药物、没有恶性高血压和感染等诱因),则要怀疑出现了新月体,需做肾活检明确诊断、尽快救治。

新月体肾炎,病情进展非常凶猛,长则几年,短则数月,即可快速进展至尿毒症。几乎没有自发缓解的可能。

所有新月体都很可怕吗?

并不是,不同的新月体,治疗难度不同。新月体是否严重,有2个判断方法:

1.新月体越少,危害越小

如果新月体占比少于25%,则进展不是太快;占比达到一半以上时,往往在几年之内进展至尿毒症,肾脏5年存活率较低。

2.新月体越“嫩”,危害越小

我们要看新月体是细胞性的,还是纤维性的。

新月体刚形成时,它的细胞结构还较为完整,称之为“细胞性新月体”。这种新月体很嫩、很新鲜,还有逆转的可能。经过积极治疗后,新月体可消失。

但是,随着病情发展,新月体中新鲜的细胞,会形成陈旧的瘢痕,逐步纤维化。

过程发展:细胞性新月体→细胞纤维性新月体→纤维性新月体。

纤维性新月体,已经是很老、很陈旧的新月体了,可以说是死亡了的新月体。一旦纤维性新月体占据优势,则病情很难逆转。

新月体肾炎的治疗

新月体肾炎虽然发病凶猛,但只要在早期及时治疗,结局亦可逆转。

早期治疗新月体肾炎的3个方法:

1. 甲泼尼龙冲击;

2. 免疫抑制剂疗法,泼尼松+环磷酰胺;

3.血浆置换。

如果等到纤维性新月体占的比例多了,即便积极地使用激素、免疫抑制剂,患者也不太可能获益了。